如何判断自己是否有成为律师的相应能力?

2019-07-09 23:01发布

  如何判断自己是否有成为律师的相应能力?

  先简单阐述一下专业背景。本人08年开始接受法学本科教育,从此踏上法学之路。硕士研究生毕业前夕,

  我在广州一家小型律所实习,从此坚定了从事律师职业的信念,其后转至一家大型律所做授薪律师,如今

  在广州珠江新城一家精品所工作。

  我就按照自己在律师之路上的经历来陈述吧。

  在第一家律所实习期间,我明白了律师行业的这些情况:

  1、年轻律师不应盲目羡慕高端律师业务,一切都应当从基础的诉讼业务展开。

  进入到律师的职业圈,我了解到,做非诉业务的律师收入很高,有一部分年轻律师一入行就立志要做高大

  上的非诉律师,并在入行初期选择跟随大律师从事非诉业务运作。我渐渐发现,非诉业务的展开必须要有

  一定的诉讼经验和客户基础,年轻律师如果一开始就专做这类业务,很可能一辈子都只能给其他律师打工

  了。所以,我建议刚刚实习或者执业的律师一定要以诉讼业务为主导开展业务,不要在从业初期跟随资深

  律师去投身非诉业务。

  2、律师的工作时间相对自由,独立律师的生活可以很享受。

  我实习的这家律所在珠江新城,当时的我在广州大学城上学,我的指导律师告知我,八点半到九点来上班

  就可以了。我为了图个好表现,六点多起床乘公交去律所,等到八点四五十分都还没有同事来上班,行政

  人员快九点才来开门,九点半左右律师们才陆陆续续来到律所。当时我想,当律师可以这么享受的?这个

  职业不错嘛!后来我听说所里的律师们经常有机会出国旅游,他们的收入也都是很可观的。当然有些律师

  事业心强,不愿享受轻松生活,自然每天都很忙。

  3、没有背景的律师也有机会发展得很好。

  我跟随的指导律师是一个励志的典范,没有任何背景,只身来到广州靠一己之力成为了年收入数百万的律

  师,这让我倍受鼓舞。实际上,他的形象很土,给我的第一感觉是“站个立正都站不直”、“走个正步都

  不会走直线”,后来从其他同事口中得知,他的业务做得很好,收入在律所也是名列前茅的。

  4、律师行业的平均学历水平并不高,相对来说入行的门槛并不高。

  我第一次注意到这个问题是在我实习不久的一次办公室午餐中,当时一个年长的律师得知我是研究生后,

  开玩笑说:我倒要看看,研究生当律师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的。那时候我才知道,研究生做律师也还算高

  学历了。当然,当时那个律所还有法学博士在做兼职律师,硕士研究生也算不得稀奇,只是相对来说,本

  科学历在律师中属于绝大多数。我在后来执业的那个大型律所也听到过类似的言论,我刚入职那天,一个

  老同事对聘请我的团队主管律师开玩笑说:招了个研究生,你hold住吗?

  或许就是以上这些认识渐渐坚定了我从事律师行业的信念。这些应该就是我在实习律所学到的最重要的东

  西了。

  在第二家律所做授薪律师期间,我明白了这些情况:

  1、做授薪律师不是长久之计,授薪律师如果不想打一辈子工就必须成为独立律师,开创自己的事业。

  在做授信律师阶段,我尝试过开拓业务,但是鉴于我们团队主管律师对于我们授薪律师去自己接案的抵触

  态度,最终没有能够真正去开展自己的业务。那时候我才渐渐明白,我做再久的授薪律师,当我独立的那

  

  一天,一切积累都是必须从头开始。因此,我必须早点独立,既然这一天早晚要来,我早迈出这一步就能

  早一点儿开启新的执业模式,早点儿为自己的事业打基础。

  2、资深律师的“经验”是提高收费的理由,却并不是保证案件质量的依据。

  对于一般人来说,大都会认为一个执业年限长的律师有经验,比年轻律师更值得信赖,入行不久的我多少

  也有这种认识。但是,随着我对这一行业了解的渐渐深入,我越来越体会到,案件的办理质量更多地取决

  于办案律师的认真程度。“经验”对于案件的办理当然是有用的,但大多数案件都是个性化很强的,并不

  是有经验就一定能办好,而更重要的是办案律师的认真态度。我们团队的主管律师可谓“资深”,但是他

  处理案件都是草草了解事实,然后根据“经验”就直接确定案件处理思路。在我看来,委托这样的律师,

  当事人其实是在碰运气:争议不大的案子胜诉可能还没有问题,如果是有些复杂的案子,这种处理思路当

  然很难最大程度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这让我更加清晰地看到年轻律师的机会,只要真正用心扎扎实实

  办案,案件的办理水平很容易超过这种“资深”律师。

  3、律师行业中,法律专业知识的水平并不一定与律师的收益高低成正比,年轻律师的专业水平方面具有优

  势。

  我在进入律师行业之前就知道,律师的经验和人脉十分重要,我曾以为,与资深律师相比年轻律师几乎没

  有任何明显的优势。但是,随着我对律师群体观察的深入,我慢慢发现了我们的优势,那就是专业的法学

  知识。我们团队的主管律师是经过九十年代的“律考”拿到律师执业证的,但是由于时代的发展和法律的

  更新,很多基础的法律知识明显存在空缺。从我与主管律师的接触中,我发现,他对公司与股东责任的划

  分、公司人格否认制度、程序公正等基础的法学理论知识的理解都是有缺陷的,可以说这些知识点对他来

  说是硬伤,后来的事实证明他对这类案件的处理也都或多或少出现了纰漏。

  4、案件办理的质量与律所无关,与律师干系重大。

  我做授薪律师的这家律所在广州有一定名气,但是管理方面并不尽如人意。由于执业律师人数较多,这家

  律所的管理相对混乱,甚至不如我当年实习的那家小型律所。当然,这里有很多优秀的律师,但是在我眼

  中,这家律所的律师鱼龙混杂,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如果是因为律所的名头过来找律师,运气不好找到一

  个不负责任律师的几率也是存在的。律所并不会对律师手上的案件进行审核跟进,办案质量的高低完全在

  于办案律师个人。

  再后来,我来到了现在工作的这家律所了,成为了独立执业的律师,这期间也有一些心得:

  1、业务专业化是律师长久发展的必要选择。

  刚执业的时候,律师大都是“万金油”,什么案子都做,没有任何倾向性。随着我执业阅历的增加,我发

  现专业方向的选择是十分有必要的。差异体现价值,律师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专业领域。简单的

  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等案件,任何律师都可以做,你一个案件收一万,别的律师收五千也愿意做,案源十

  分匮乏的律师收三千的律师费也能做,那么客户很可能不会选择收费最贵的。这种情况,市场的盲目性很

  容易使的律师收费成为恶性竞争,拼低价轻质量。对于我个人来说,由于个人精力有限,拼价格不是我的

  优势,“薄利多销”的模式并不合适我。另外,“薄利”必然导致办案质量的缩水,时间有限的我宁愿少

  挣一点儿律师费,也不愿承受办案质量缩水而导致的内心道德压力。因此,结合我研究生期间专攻的行政

  法方向,我开始尝试行政诉讼、行政复议的专业化方向,很幸运现在在相关领域有了初步成效,我也在慢

  慢进行“知行合一”,将所学的理论知识与诉讼实践相结合,就这一点来说,也算是工作中的乐趣了。

  2、法官素质参差不齐,不要指望法官对你的案件去发挥主观能动性,作为律师一定要把自己所有的想法以

  书面方式呈现给法官。

 

  我刚开始独立执业的时候对于法官的专业素质还是很信任的,毕竟相对而言成为法官比成为律师要困难一

  些,法官的总体水平比律师还是要高出一些的。基于这种信任,我的有些案子开庭表达完我方的观点后就

  不再庭后提交《代理意见》,有些开庭有分歧的也就和法官庭后口头交流。但是,后来的一次意外的判决

  书让我修正了之前的认识。因为法官在判决书中出现了明显的知识性错误,这让当时刚刚独立执业的我大

  为惊讶,法官的这个知识性错误我在开庭时已经察觉到,庭后也给法官提醒了这个问题,我满心以为法官

  会在庭后查一下这个知识点,确认一下法条,而法官最终却将他对法律的错误理解写进了判决书。我知

  道,这个判决一定有问题,但是法官一定也是秉公判决,只是他的专业理论水平出现了问题,导致判决的

  错误。从此以后,每次开庭如果双方有较大的争议,我都会在庭后提交《代理意见》,把相关的法条全都

  找出来列给法官,虽然会比较麻烦,但是这样也算是尽到我能尽的最大努力来引导法官正确适用法律规范

  了。

  3、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处理案件,不要再保留做学问时候的偏执。

  我记得读研期间,导师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跟我们提出过这样一个观点:法庭调解是对法律的侮辱。我一直

  都很认同这个观点,“调解”是双方的让步,并不是按照法律来公平断案,“调解”其实是在法律无能的

  一种反映。不可否认,“调解”是有效解决问题的途径,但是这种方式却是法律对现实的妥协。但是,随

  着法律实践的深入,我开始明白,对于当事人来说,法律太高深,他们不会看判决书中说理的部分,他们

  只看结果。当事人只知道官司赢了钱还是输了钱,根本不会去在意这个钱是因为合同的无效、解除、撤销

  或者是酌情判决的。基于当事人的这种考量,在很多时候其实“调解”比判决来得更加“实惠”,因

  为“调解”就是只重结果而轻视过程。作为学者,推理的过程至关重要,而作为律师,客户的需求才是第

  一位的,所以,要做一个好律师,就不能再保留做学问时候的偏执,尽量为当事人争取好的结果,而不能

  再抠死理。

  4、律师的工作精力有限,健康不容透支。

  刚独立的时候,因为担心“饿死”,只要来了案子,我都尽力去做,加班加点也在所不惜。可是有一天,

  我突然觉得不想做这么多事情了,案件的办理占领了我的生活,生活的乐趣渐渐在淡化。这种心态的转变

  让我深刻地体会到,我的精力有限,有些事情需要量力而行。关于健康问题,我也是深有体会,在作授薪

  律师的时候,我偶尔跑跑步锻炼身体,但成为独立律师后,也算有了自己的事业,这时候所有的工作都是

  为了自己的事业,因此能挤出的时间都拿来工作,忽视了身体的锻炼,直到后来生病无力工作,我才想

  到,没有了健康事业根本无从谈起。

  以上是我对自己工作经验和想法的部分总结,虽然很主观,但都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真实体会。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